2021年1月26日 作者 王者体育直播 0

IGN评《生化危机7》“灯笼”Demo:可以,这很生化

IGN评《生化危机7》“灯笼”Demo:可以,这很生化

   《克苏鲁神话》之父H.P. Lovecraft有一句这样的名言:“恐惧是人类最原始也最强烈的一种情绪,而最原始也最强烈的恐惧则来源于未知。”当下看来,《生化危机7》似乎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

   《生化危机7》“灯笼”预告:

   早前于E3 2016上放出的《生化危机7》“初始时刻(The Beginning Hour)”Demo让我们对这款新作的整体基调和方向有了些感觉,但可惜的是它并不是被从《生化危机7》的游戏本体中“摘”出来的。所幸这次的“灯笼(Lantern)”Demo虽依旧以录像带的方式呈现,但却实实在在地来源于游戏之中,传神地刻画了一个女人最后的恐怖时刻。

   在这部Demo中,玩家需要控制一个名叫Mia的女性角色躲避提着灯笼的Marguerite Baker的追击,但这个Mia的身份以及她到Baker家族的庄园里的原因仍未明确。Demo伊始,玩家只有一个逃跑策略,即穿过一条周围嵌满木制婴儿的桥梁进入路易斯安那沼泽边的破旧棚屋,而这棚屋也是Baker种植园的一部分。

木制婴儿

   这座棚屋非常破旧,与初代的洋馆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它甚至连地板都没有!在Marguerite逐渐迫近的情况下,笔者选择直接进入距离最近的一扇敞开的门,而当笔者走近之时,却发现这扇门被一道无形的屏障堵住了。接下来,笔者便在一系列的门廊中横冲乱撞,还见证了几次诡异的蜡烛自动熄灭。当Marguerite和笔者共处一室时,笔者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躲在掩体之后,就那么盯着她在屋内蹒跚。后来,被她逼得实在不行了,笔者就冲入了乌漆墨黑的地下室,突然!Marguerite苍白的打脸盖满了屏幕。被她抓住了!

   这一部分很像是《生化危机7》的某个支线任务——当然,在尚未得知游戏结构的情况下,这一切都只是猜测。或许在独自探索庄园的过程中,玩家可以根据这些可玩录像带的信息来获知某些事件背景和经过。而这每一个录像带中的主角也似乎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阴森的门廊

   总的来说,“灯笼Demo”流程很短,通关估计花不到一刻钟,它所展现的部分内容依然很“生化危机”。在临近结尾的部分出现的一个经典的生化危机谜题(用雕像、基座和旋转的方式开启一扇通往另一个场景的秘门)似乎在向我们强调,虽然大家熟悉的角色、保护伞公司以及僵尸敌人都没出现,但《生化危机7》真的就是一款回归生存恐怖本源的正统续作。

   这则“灯笼”Demo的另一个意义在于将Marguerite这一角色带进了大家的视野之中。Marguerite是Jack,即“初始时刻”Demo结尾处闪出的那个僵尸大爷的妻子。虽然在Demo中Marguerite是以人类的形象出现的,但她的精神好像很不正常。当她没有发现Mia的存在时,步履是缓慢且带有目的性的,而一旦她察觉到了Mia的踪迹,就会立刻拿出奥运精神进行百米冲刺。她的头发既潮湿又凌乱,甚至还有种发了霉的感觉,在Demo尾声,她的大脸色霸屏的时候,你还能看到她皮肤的褶皱之中夹带着污垢。不过最让笔者感兴趣的还是她在追击Mia的时候所发出的咆哮。配音演员的表现实在太棒了。

提灯的Marguerite

   “我根本一点都无法理解你,你的到来是一种赠予。”

   所以Mia是被牺牲的节奏么?如果是这样,她又是因为何种原因而被牺牲了呢?难道Baker家族是一个邪教?他们为了某个“伟大”的计划专门喜欢诱骗失足少女到这个破房子里来?

   “这里的未知都可以被探明,但你没有集中你那该死的注意力。”
   
   Marguerite真的单纯只是个疯子,因为发疯才尖叫吗?Mia出现在这个场景之中是否有其他原因?Baker家族到底想做什么?在Mia之前是否有人已经遭殃了呢?

吓人的“鬼脸”

   当然,你尽可以说笔者已经够格去写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了。不过上述问题真的很让人一头雾水不是么?这或许是开发团队的一种策略:限制信息的公开量以保持这部新作的神秘感,况且恐怖游戏绝壁是最怕被剧透的一种类型。Lovecraft说得没错,笔者这把确实有些透心凉了。距离《生化危机7》正式上市还有约莫五个月的时间,而我们能够通过两支Demo获得的信息少之又少。但是这又如何呢?至少在当下,请让我静默地待在黑暗之中吧。